首页 > 事件与通知
事件与通知

2020毕业致辞|周飞舟:我们的仪式


各位老师、同学、家长以及以各种方式参加典礼的朋友们,大家好!感谢大家来参加北京大学社会学系2020年毕业典礼。我首先代表社会学系祝贺2020届的每位毕业的同学,你们克服了各自面临的意想不到的困难,顺利完成了所有课程的学习,完成了学位论文,得了北京大学社会学的学士、硕士或博士学位,我们举办这样一个隆重而特别的典礼向你们致以最热烈的祝贺,祝贺你们毕业!

我们今天的典礼很特别,这是社会学系自恢复建系以来到场人数最少的一次毕业典礼,我们今天授予学位的同学共有160多人,而到场的只有21人;但借助于网络技术,我们的全部毕业生和他们的亲朋好友可以通过网络来远程参与我们的典礼所以就参与的范围来说,这又是一次自恢复建系以来最为隆重的一次毕业典礼,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在云端举行的典礼。在准备这次典礼期间,我们经过了很多次的讨论,准备了很多种方案,最后采取了这种云上为主、线下为辅的形式。这种人人穿着礼服、带着口罩、彼此保持足够的间隔的毕业典礼可能真的是空前绝后的,这本身就具有强烈的仪式性。在准备这次典礼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克服各种困难、冒着一定的风险,做足保障措施来举行这个一个典礼?毕业典礼不就是一个仪式吗?即使没有这个仪式,同学们照样可以取得学位,照样可以顺利毕业,而且对大家今后的工作也没有任何影响,以后各位的人生历程中可能不时需要回看你的毕业证书,却不需要看你的毕业仪式。那么,仪式对我们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作为社会学的老师和学生,我们很清楚关于仪式的种种学说。按照社会学和人类学的理论,仪式是一种用充满象征性和符号性的手段来激发情感和增强认同的社会安排。所以仪式中的物品、颜色、程序和人们的致辞、仪态和动作都充满了表演性和象征意义。在人类社会早期,这些使人激动的象征性符号背后是不可知的神力和超验性的力量,因此仪式的本质就是神圣性,人们通过仪式来和世界发生关联经过了近代科学和理性的洗礼以及社会学家的研究之后,神的力量退出了仪式,但是神圣性却保留了下来,代替神的位置是权力的力量在起支配作用。因此,现代社会的仪式被看作社会权力借助于神圣性激发人们的情感和增强人民认同的制度安排,是权力利益的助力器或装饰品。这些理论我们都很熟悉,会拿来看待周围的仪式、典礼,也会写成课程作业和发表的论文。但是这明显不足以解答我刚才提出的疑惑,如果说仪式是因为一种权力的需要而存在,那一定是说的别人的仪式。我们不会把自己的仪式、自己对毕业典礼的渴望和参与仅仅看作是一种宏大力量实现它自己目的的工具。我们为什么一定要站在我们自己的仪式现场,无论是在线下还是云端,为什么不会以客观的名义居高临下地看待我们自己的仪式呢?

我想对我们自己来说,我们自己的仪式首要的任务是表达我们自己的感情以及我们对彼此的感激。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日常生活中不太善于直接表达情感,我们也会对我们喜欢的人很好,但是不会直接表达。内心的情感需要积聚到一定程度才能表达,而表达需要正式的仪式。这就是礼在中国人的生活中为什么一直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不好的表达都叫做失礼或者非礼。在以往正常的年份里,毕业季是漫长的、一点一点逐渐到来的。我们有充分的时间和安排去和北大的人和事告别。作为学生,你可以最后经历一下在二教、理教上课的体验,在图书馆习惯的位置上看书的享受,可以去安排吃一次学五的鸡腿饭,可以在未名湖边尽情地转圈,甚至可以安排自己和子里猫以及湖里的绿头鸭们告别。你有充分的时间回想几年来受了谁谁的帮助,欠了谁谁的情,暗中喜欢谁又没有勇气对说,毕业期的逐渐临近会使自己备受煎熬。作为老师,我有一些话很想对我们的一些学生说,说轻了怕不起作用,说重了又怕他受不了,这些话会一直拖下来郁积在心头,往往要等到临别的时候、不能再拖的时候,当着面斟酌着说出来,其实效果也不一定比正式的仪式更好。在正式的仪式如毕业典礼上,一切都是很正式地按程序展开,西方社会party,并没有机会找到谁随便说一些话。我们人人都正体容、齐颜色、顺辞令,斋明盛服,庄重而节制地表达自己的情感,是漫长而紧凑的毕业季中丝缕缕累积的情感在此汇聚交融。尤其是在今年这样一个史上最特殊的毕业季的末尾,我们以前所有的安排都没有办法按部就班地展开,想见的人见不到,想说的话没法当面说,想最后一次重温的燕园的种种经历都不能再有,甚至想在体验一次食堂的拥挤都不可能了好像唯一能够表达大家今年毕业的标志就是这次特别的典礼和仪式了。虽然我们现场不大,人数也很少,各种安排也不如往年盛大齐备,但是云上线下、场内场外、天南海北、此时此刻,我相信大家和我一样都能感受到空气中翻滚蒸腾的那种氛围和力量,所谓视之而,听之而,体物而不可遗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的,这就是我们自己的仪式的神圣性,来自于神和超自然,也来自于权力和利益,而只是来自于我们自己的温情和敬意。我们只有身处其中,此时此地,才能真切地体会这一点,而这无疑正是社会学想象力的真正源泉

毕业典礼相当于是同学们的成人礼,对于那些即将走入社会的毕业同学而言尤其是如此,可以类比于中国传统社会的冠礼。古人冠礼之后就有了字,别人称呼他称字不称名,是敬之以成人之道的意思。古人冠礼之时,见于母,母拜之,见于兄弟,兄弟拜之,完全以成人之道待之。从今天这个仪式之后,同学们就正式地承担起做一名好子女、好朋友、好同事,做一名国家的好公民的伦理责任,所以这个毕业典礼是祝贺你们毕业的仪式,是表达我们感激和离别之情的仪式,也是一个向你们致敬的仪式。我们老师们在你们的云端当面郑重地向你们致敬,向你们能够勇敢地承担实践重任致敬,希望你们能够不负在北大社会学系所受的教育,无论遇上什么样的环境和困难,都能够牢记肩上沉甸甸的使命,永远秉持一颗活泼泼的初心。

最后我代表社会学系向不能到现场的同学们发出邀请大家可以在以后任何一个毕业典礼中返回母系,我们为你们准备专门的拨穗仪式

 

祝大家鹏程万里,为社会学系争光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