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事件与通知
事件与通知

毕业致辞|北京大学社会学系2018年毕业典礼


 

社会学系主任张静致辞:保持终身学习

 

 

各位同学、家长、师长和同事,

 

今天我们相聚这里,庆贺2014届本科和博士学生,2015届硕士学生,和2016届专业硕士学生顺利毕业,恭喜同学们开启新的人生阶段,感谢各位老师、家长的辛勤付出,欢迎你们前来共同分享毕业同学的欢乐。

 

当毕业的狂欢结束后,很多人会发现身边少了陪伴,老师、同学和家长不能永远身伴左右。对于年轻人来说,集体生活浪漫而美好,合作、保护、竞争、秘密、猜忌、花边,天天都有很多故事,总有新鲜话题,即便是生气,也是那么有意思。集体生活让人享受成败、激情和荣辱,它是那么有趣、温暖、心有所依。很多成年人一生中的美好回忆,都来自他们的集体生活时期。

 

可是,现在没有了上山下乡和插队,所以,从大学毕业,就意味着一个人的集体生活期真正结束了。这一天总会到来。很多人会不适应,因为从小到大,这样的生活已经陪伴了你们20多年,不少人从集体生活中获得生命力和乐趣,他们的精神生活总和社交有关。

 

怎么办?你必须寻找精神上可以陪伴终生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学习。

 

有的人用寻找伴侣来代替精神的失落,但相爱的人也不一定总能产生精神共鸣;有的人用陶醉于音乐代替精神的无依,但音乐有时会带来环境喧哗;有的人用沉溺游戏代替精神的无聊,但游戏可能上瘾,极端的情况还可能玩物丧志;有的人用旅行来代替精神的失落,但人总有慵懒、害怕陌生和不想出门的时候。

 

唯有学习缺点最少。只要你有所追求,学习就不会弃你而去。

 

学习是有选择的,这种选择之可贵,在于它是一种无法剥夺的自由,完全根据你的追求、兴趣和品味。毕业以后,你就再也不用为了拿学位、为了交作业、为了赶论文、为了给项目交差,为了取悦他人或者表现自己,被迫去学习。

 

学习使人有见识,它提供给你经验以外的大量知识,令你获得强大而丰富的内心力量,激发你的希望,照亮你的灵魂。从学习中找到乐趣的人,烦闷不会来找你,不会抑郁自杀,因为他还有很多好奇和未知,需要用生命去了解。

 

学习使你认识新的同伴和朋友,从他们那里,你会读到自己内心正在想的事,从而增加信心,获得支持。你虽然可能根本不认识他们,但是你知道他们正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和你一起同行。如果你需要呆在一群有趣的人中,需要一种思想交流和精神伴侣,那就让学习陪伴你的人生。

 

学习是一种主动又自主的精神交流,可以让自己以安静的方式,生活在群体中,不用外出打架就可以对权威开展批评,学习让你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经验之外有超验,世俗之外有神圣。如果你学到的东西是高质量的,就等于选择了和优秀的群体生活在一起。和他们在一起,去关心一些重要的事情,无聊、琐碎和沮丧,那些不得不通过抱怨来排解的负面情绪,就会离你远去。

 

学习可以使你成为一个精神上自立的人,如果你的欢乐来自于你自己,情绪就不必受到外在力量的控制,过分依赖他人而变化,如果你的辨别来自于你自己的知识,就不会盲从,整日迷失在粉丝们的追星捧月中。

 

每个人的人生起跑线,实际上是从毕业开始的。现在大家都差不太多,几十年以后就会出现明显差距,走在前面的都是不断学习的人。所以真正的挑战是在离校以后,如果你不想进入缓慢退步的状态,唯一的方法就是保持终生学习。

 

今天,在你们人生再出发的时刻,北大社会学系给各位的毕业寄语是:请保持终生学习。

 

谢谢各位。

 

 

 

社会学系教师代表陆杰华致辞:见证成长,快乐人生

 

 

亲爱的2018届毕业生同学们,尊敬的老师们,各位嘉宾和家长朋友们,大家下午好!

 

一周前,系里通知我在今年毕业典礼代表教师做一个简短发言,我当时既感到十分激动,又感到无形压力。激动是因为站在这个讲台对一名普通老师来说是一种至高荣誉,压力是因为站在这个讲台不同于一般的授课,毕业典礼是见证你们人生放飞理想、见证成长的重要时刻。

 

几年前,在座各位同学从五湖四海来到北京大学,加入了北京大学社会学这个特殊小系大家庭,有幸成为这个大家庭的一员。几年来,作为大家庭的长辈,我们共同见证了老师们的无私奉献,同学们的勤奋学习,家属们的鼎力支持。因此,在这里我代表全体老师们向2018195名毕业生表示最热烈的祝贺。祝贺同学们顺利完成学业,并以优良成绩获得学位。同时,也感谢同学们几年来对大家庭的一路奉献和深情陪伴。

 

今天的毕业典礼不仅见证同学们的人生成长阶段,同时也预示你们人生的再出发。其实,站在这个讲台上,想说的东西很多,限于时间原因,

我主要跟同学们分享两个方面的想法:

 

第一方面,社会学究竟给每个社会学人带来了什么?换句话说,社会学学科的遗传素养或bio-mark是什么?我个人1984年从经济学转行到社会学,30多年的社会学修炼使我认识到,与其他学科相比,社会学有诸多强大的内在基因,但其中至少两个基因是最最重要的:一是具有更加追求公平正义的人性人道。在社会分化的今天,尊重公平正义已经融入社会学人的血脉,内化行动的指南,成为了我们的最大追求和信仰,其中集中体现在对社会底层的人性关怀和使命情怀。二是具有不一样洞察社会的独特能力。社会学人用田野丈量世界,用定量探究规律,对社会乃至个人日常生活具有更宽广的视野、更深切的洞察。社会学使我们打开了一扇通往世界的窗子,一面照见自我的镜子,全方位、立体式地让我们知道,在与这个社会、世界的关系中,我们究竟是谁?

 

第二方面我想说如何见证成长、快乐人生。前面说过,在座各位同学们具备了社会学人的优良遗传素养。不过,我还要说,走向人生的下半场光具有良好的基因是远远不够的,更需要适应人生的新环境。

 

各位同学,毕业意味着,你们再也不用为学校的各种DDL而恐慌了甚至悲催。但是,你们应当清醒意识到,人生的大考即将拉开序幕。作为老师和过来人,我们当然希望各位成为人生的赢家、成为各行各业的精英,见证人生的精彩和圆满。但是,我个人认为,比圆满人生更重要的是见证成长、快乐人生,为此,我对同学们有三点嘱托

 

其一,高尚品德是快乐人生的最大底牌。好品德是快乐人生的最大红利。再高权贵比不上一个好品德,再多名利比不上一个好名声。做一个好人是老师们对同学们的最大

托。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对好人的界定是: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得的就是好人;科学家王选院士对好人的界定则是: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的就是好人。我个人对师门同学的要求是:人至少要具有三好:好人品、好圈子、好习惯:好人品是指善良、守信、诚实、谦虚、宽容、厚道且常怀感恩的心;好圈子是指周围聚集着一大批具有正能量的朋友;好习惯是指要具有自己的个人爱好,包括运动、摄影、绘画、旅游乃至烹饪等。

 

其二,淡定情怀是快乐人生的最高境界。大学是同学们荷尔蒙分泌最旺盛的时期,大学生活就像初恋,在这里,各位或许爱过、哭过、闹过、醉过,有着激动的心;进入当下不确定乃至浮躁的社会中,各位可能要为票子、职位、晋升、房子、婚姻、生娃养娃等凡事而奔波乃至奋斗,或许会经历喜悦、成功、挫折、迷茫、失望甚至绝望,希望大家都保持着淡定情怀。因为人生的酸甜苦辣都是营养,这也是成长的一种代价。重要的事总是简单的,简单的事总是难做的。纵欲社会中保持一种冷静和思考也是一种修炼。我个人的看法是:不要总是寄予C位出道,因为默默无闻可能就是人生的一种常态;不要总是寄予弯道超速,因为退一步也是人生的一种胸怀;不要天天设想出奇制胜,因为人生并没有常胜将军。你若从容,岁月无恙

 

其三,知行合一是快乐人生的最好修行。知行合一,止于至善。大学读书使我们聪明,使各位成为了思想的巨人,但是走向社会,老师们真诚希望大家成为行动的高人。读都是思考,做才是王道;想都是问题,做才是答案。作为社会学人,我们不仅要做有利有益有趣的事情,也要做无利但却有意义的事情。作为个体,我们不能决定太阳每天什么时候升起,但是我们能够决定每天什么时候起床。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初心易得始终难守。作为老师,若干年之后,我们真诚希望还能看到各位像今天一样的阳光笑脸、清澈目光和纯真心怀。常回家看看吧,因为社会学大家庭永远是你们人生的精神家园。

 

祝福大家人生永远快乐!

谢谢大家!

 

 

 

社会学系硕士毕业生代表牟思浩发言

 

 

老师们,同学们,家长们,大家好。我是牟思浩,很荣幸能代表毕业生发言。回想2015年的毕业典礼,我站在理科五号楼天井的主席台上代表2011级本科生发言。那时,我对毕业季充满了浪漫化的想象,似乎对未来也有不少豪言壮语。如今三年过去了,除了依然感慨时光易逝之外,还多了一些对世界的理解。因此,在毕业这个具有仪式感的节点上,我们应当回头看看这三年所收获、创造和给予的一切,看看自己的变化,无论是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也看看自己所理解的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首先,三年中,我见到了形形色色的焦虑,并亲身体验到了其中的一些。这些焦虑或者来自生活中实在的挫折和阻碍,或者来自理想主义遭遇社会现实的不适,或者来自人格个性的底色和基调。但它们都是真实的,都是我们与世界打交道的必然结果。焦虑虽然痛苦,但它并不负面,也并不虚弱。我们虽没有必要崇尚或美化这种体验,但学会面对焦虑并从中成长是人生的一堂必修课。我始终相信诗人的那句话:这一切都是种子,只有经历过埋藏,才有生机。我想,培养戴着假面的所谓的成功人士并非北大社会学系给予我们的教育所期待的结果,真实而丰富的人性总是更加动人,而焦虑恰是其中不可或缺的要素。三年中,我庆幸与15级的同窗们共同分担了彼此的焦虑,这使我渐渐理解不同人的曲折心肠和难言之隐,理解了大家在生命中最在意的那个部分,也因此,我们能够见证彼此的成长。

 

其次,三年中,我对事物的复杂性有了更深的理解。按照社会学的术语来说,就是不断打破刻板印象,拒绝任何僵化的理解方式。有人天生是乐天派,有人一辈子都在和抑郁抗争;有人含着银勺来到世界却为穷苦的人发声,有人从底层奋斗到高位却反过来将武器对准自己的同胞。一个社会事件可以在舆论的催化剂下化合成无数个版本,权威文本被反复诠释,普通大众在立场之间变换着位置,行动派们一些陷入了目标置换的漩涡中,战斗的同时忘记自己为何而战,一些在多方势力的挤压之下失去力量……我们见证了太多这个时代的光怪陆离。当我们用单一的工具去解释它们时,无论是资本、阶级、还是教育、心理,都会使得这些具有厚度的社会事实瞬间变得索然无味,也使我们被禁锢在狭隘的一己之见中无法自拔。接触了更多的事情才懂得,一方面构建自己的生活,以自己为中心寻找一条实现自身和服务社会的道路,另一方面积极地介入更广阔的经验并达至对他人的理解,是多么需要智慧。此时更觉费老所言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可贵,这种美好的愿景令人动容,始终应该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第三,我对人的局限性有了更多的体验。我们不可能做一个现代社会中的鲁滨逊,而是必然要与他人共在,入侵他人的生活,和他人共享情感,在共同体中分有权利和义务。对做惯了天之骄子,也曾活在很多梦幻泡影之中的我们而言,凭一己之力做出改变世界、让世人铭记之事的想法并非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我坚信我们每个人都能创造价值,但这种创造是在他人之间、在人类社会之中被完成的。这既需要我们的坚守和执着,也需要我们不断调试、妥协、让步。今天以后,我们之中有的走上工作岗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生活,有的走入更高的学术殿堂,距离一个真正的学者又更近了一步。无论选择哪一条路,重构一个带有局限性的自我认知都是每个人必经的过程。但愿我们大家都能直面自身的脆弱和局限,并且不羞于向他人敞开甚至求助,都能幸运地拥有强大的社会支持。世上的人遍地都是,说得着的人千里难寻。这种社会支持无论是来自两三挚友、一段健康的亲密关系,还是一个温暖的家庭、一个良性的职业共同体,都是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也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在宏大的抱负之外,拥有体味生活中点滴幸福的能力,学习做一个最简单,其实也是最难得的普通人。

 

焦虑、复杂性和局限性这三个关键词似乎使得这个发言充满了负面的情绪,但我想表达的只不过是真实二字。这两个字看似容易,想要达到难于登天。因为我们时刻要克服很多幻觉、执念、怯懦,接受自己的不完满,对自己诚实。这种真实其实恰恰蕴含着正面的姿态:那就是基于的勇气和行动力。没有人能够确保一个更好的未来,但此时此刻的我们正在真实地思考着、行动着,未来于是仍然是值得期待的。在我们即将离开燕园,奔赴各地开始新生活的此时此刻,我们自然会问自己,我变得更好了吗?未来要如何过?其实,再给我们三年的时间,或许也回答不好这类问题。计算和权衡解决不了生命的问题,关键的时候或许还靠意志和勇气。祝愿我们大家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都能多辨真假、少计得失,坦诚地面对自己并把自己和无限广阔的世界联系在一起。

 

在此,我还要代表所有硕士毕业生感谢北大和社会学系的培养,感谢老师们的辛勤付出和同学们鼓励和关爱,感谢家人和爱人的无条件信任和无私的支持。很幸运生命中有你们陪伴。在北大社会学系的三年时光会在我们每个人的骨血中留下永久的印记,伴随我们的一生,并给予我们力量。最后,祝大家毕业快乐!祝大家都能拥有精彩的人生!

 

 

 

社会学系本科毕业生代表黄鹏发言我们从社会学系带走什么

 

 

各位老师、同学和家长来宾们,

 

大家下午好!

 

感谢系里提供这个机会让我代表同学们分享我们在毕业季的所思所想。在大家刚刚看到的毕业展览和纪念视频中,我们一起回忆了燕园四年的生活,回忆了我们与国社读书报告厮守的不眠之夜,回忆了我们和老师第一次下田野时的惴惴不安,回忆了宿舍中、社团里的钢铁和塑料情谊。现在,让我们把目光往前放,谈一谈:我们将从社会学系带走什么。

 

这四年社会学的学习教会了我们许多知识。我们学习了中外社会学的经典和现代理论,获得了系统认识社会的视角和思路;我们学习了社会统计学和数据分析技术,明白数字可以揭示真相也可能说谎;我们走入田野,践行调查方法,尝试建立对中国社会第一手的经验感知。

 

不过,即将走出社会学门的我们,不得不面对知识快速流失的现实。几年后,我们或许不会想起涂尔干将自杀分为了哪四种类型,也可能会忘记如何解读回归模型中的交互项。如果知识这么易逝,社会学学习从长期来看会如何影响我们的人生呢?我想,我们能从社会学系带走,需要从社会学系带走并长期持有的,是社会学认识世界的态度。

 

第一,实事求是。在这四年里,我们尝试践行费孝通先生从实求知的精神,在收集、分析经验证据的基础上理解社会。在未来的大多数时间里,我们可能少有机会再这样对社会现象细细考察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远离了从实求知、实事求是的原则。我们应当用这种原则去判断我们获取的信息的性质,哪些是事实,哪些是被加工过的事实,哪些是对事实的观点。我们要明辨信息的可靠性、真实性,了解作者和传播者的立场、动机和局限。我们要清楚发言的边界,知晓我们思考所基于的是什么信息,它能告诉我们什么、不能告诉我们什么。只有实事求是,才能在信息时代保持清醒。

 

第二,关怀社会。现代人的生活充满挑战:我们拥有了时间意识,也拥有了时间焦虑;我们享用着丰裕的消费品,但也为无尽的欲望所累;我们侥幸通过教育实现了阶层流动,却早早开始担忧下一代人的成长条件。这些挑战将会压迫我们,使我们的生活削减为赚钱养家,压缩成一件又一件的待办事项。最可怕的是,它们可能让我们变成冷漠的原子,只关心自己的生活轨迹。这时候,我们要有跳出自我封闭的个人世界的能力。我们要关心自己的境遇,也要关心身边人的境遇,更要关心远方人们的境遇,去认识我们作为社会人的共同性和差异性。认识共同性,发现那些形塑我们生活的结构性力量,对同道人报以共情;认识差异性,发现那些分化我们生命走向的变量,对面临更残酷生活的人施予温情。将个人命运与他人命运相连、与社会命运相连,我们对抗现代生活的庸碌。

 

第三,坚持反思。在我看来,社会学带给我们最宝贵的财富是反思精神。我们要保持怀疑,反思流行的观念,向被认为理所当然的常识发问。我们也要反思自己,明白每个人都存在先入之见和有限理性,保持谦卑。我们要用反思要求自己、挑战自己、鞭策自己——永远带着社会学对事实的追求、对人的关怀和对反思的坚持。

 

当然,这些都只是一位还没有踏入社会的年轻人对未来的设想,它们需要在行动中得到重审和修正。纵使其中能留下一二可取之处,现实的复杂性也会让实践它们远比在这里描述它们要困难许多。是啊,社会学从来没有向我们许以更轻松的生活,相反,它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过幸运的是,我们在过去并且在将来都能够持续得到我们的老师和家人的支持。在这里,请允许我代表毕业生们向你们表示感谢,也请允许我代表毕业生们向你们承诺:我们会谨记这四年在社会学系得到的教诲,不论成功与否、富裕与否、闻名与否,都努力做到——不冷漠、不盲从、苟且。

 

谢谢!

 

 

 

社会学系系友代表李猛致辞

 

 

 

 

非常荣幸接到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邀请,等候这个邀请很久了。一直希望有这样一个机会回到母系,向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向我的老师们表示感谢。今天在座的,只有张静老师参加过我的硕士论文答辩,记得那一天是大雨,您是拎着靴子进的答辩教室。周飞舟老师答辩的时候天气好得多,但是到了答辩的时间,没办法打开门,是我从隔壁办公室跳窗户打开了门。今天看到这么庄严隆重的毕业典礼,我非常激动,今天社会学系是北京大学最受同学欢迎的院系,我想这是我们老师和同学这么多年共同努力的结果。作为我个人,如果我没有机会在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就读,我也会努力成为一个学者,追求自己喜爱的学术事业,但是可能我没机会了解,学者首先是一个老师,把学术一代的努力传递给学生。我有机会知道这一点,来源于在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经历。

 

我们在北京大学社会学系读书的时候,系里那时候还是王思斌老师、杨善华老师、孙立平老师、程为敏老师、谢立中老师、刚刚回来的张静老师,他们都刚刚开始带学生。还有王汉生老师,我希望您能听见,感谢您对我的帮助。我们今天努力想做一个好的老师,只是想努力做到社会学系当年教我们的那些老师曾经做到的,传承学术的精神,对生活的理解,像当年他们传达给我们一样,传达给在座的各位同学。

 

今天有机会在这里分享我在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经历。究竟是什么能够使这些老师、北京大学的学术传统能够在我们身上发挥作用。可能是非常简单,也许是偶然的一个原因。我想谈到我住过的那间宿舍,46号楼10741993级,因为北京大学没有应届毕业生,全班15位学生,招来了全国各高校的对社会学感兴趣的学生。我们四位研究生同学在这间宿舍中度过了非常美好的时光。北京大学的传统和老师的教诲是通过我们宿舍的生活这个小小的棱镜折射到我们身上,改变了我们每个人的经历。

 

我第一个结识的是李康。在来北京大学读书之前,他就给我写了一封充满理想主义的信。信里边大部分内容现在我都忘了,因为非常的长,我只记得结尾的时候李康说,让我们共同在清贫中坚守对学术的理想,我记得我的回答比较无趣,我希望能够坚守学术的理想,但是学术生活不一定就是清贫的。事实证明,我是比李康更好的社会学家(笑)。今天我们的学术机构,或者是我们的大学,或许有别的困难,各种严苛的制度考评和项目管理等等,但是它已经很难说是清贫的。但我对李康的这句话仍然有很深的印象,现在的同学可能不太了解当时的教师生活状况。曾在社会学系任教的孙立平老师曾经在那个时候写过一篇文章,用社会学系的一位老师的工资单来描述大学老师的收入。一位老师辛勤工作一个月,他的收入相当于五千张复印纸。

 

那时候的大学和现在非常不同。今天大学有很多的资源,但是回想起在北京大学社会学系读书的三年,虽然谈不上清贫,但是却比较简单。我们宿舍有一位朋友,他毕业之后直接进了公司,每个周末的时候来我们宿舍玩。有一次一起逛书店,他说了一句令我们震惊的话,他说我现在买书已经不看价钱了,当时我们都非常景仰的看着他(笑)。要知道我们每年的一个大的节日,就是琉璃厂书市的时候。所有人都看谁能在那里淘到最好最便宜的书,李康往往是第一个背包启程的人。买到好书没什么了不起,关键要买得便宜,能买到统一书号的书,那才是本事。这些最简单的快乐就是研究生生活留下很深印象的事情。研究生的生活或许十分忙乱,但也足够简单。可能学术界非常的复杂,但是学术还是最简单的事情。在这一点上,我从李康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我没想到周飞舟会是我一生最好的朋友,因为好像我们各方面都差别很大。我印象里他的社会学方法水平很高。方法是所有报考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学生的噩梦,周飞舟老师应该是我们那一届的第一名。我和他在分数上很接近,但是一入学就发现差距非常大。我记得我们上的课是卢淑华老师的高级社会统计,没有周飞舟同学的帮助,大概我们中有许多人很难通过这门课程的考试。当然还有其他方面的差异。那时候周飞舟老师比较喜欢奥斯汀,当时我觉得奥斯汀太无聊了,都是家长里短的东西,我喜欢《堂吉诃德》这样有趣的作品。事实证明,周飞舟老师的兴趣指引了我后来的读书和学习。但或许影响我最大的是周老师的为人。我们是从那一年起一起参与《研究生学刊》的工作,这份不起眼的杂志培养了北大许多重要学者。这份杂志当时是著名北大学生贺照田主办的,但是主要干活的是周飞舟老师和另外一位朋友,后来他到了三联书店工作。当时,他们两个人的工作效率都非常低,每次都是慢慢悠悠走一个小时,再谈一小时,才开始工作,但杂志琐琐碎碎的所有事情,都是他们以这种低下的效率完成。那时候我们这些学生,每个人都有一大堆了不起的理念,但主要工作都是谈理念。我从周飞舟那里学到的是,如何将这些理念通过做事变成现实,这一点,直到今天对我自己来说,仍是要学习的。

 

我们宿舍的第四个人是大哥,苏州大学社会学院的王俊敏老师。光是我叫他大哥,我的导师杨善华老师也管他叫大哥, 大哥已经变成了一个专有名词。我经常想,他和我们年龄差别比较大,46号楼1074是一个非常热闹而混乱的地方,几乎每天都有不少人,随时可能走进这个宿舍,吃饭的时候,晚上聊天的时候。但是大哥往往在旁边非常安静地听着。他的正直、善良和勇气一直是我对研究生生活留下的最深的印象。我与李康和周飞舟老师后来有许多学术上的合作,一起翻译过西方社会学的著作,共同写过社会学的文章,今天仍在和这些老师一起办跨学科的项目。但今天在回忆的时候,和这间宿舍,和我的研究生生活连在的一起的,印象最深的仍然是大哥。他的领域或许不是我们经常谈到的,但是他非常宽容地听我们深夜聊天到很晚。大哥和李康睡眠不是很好。每次我们聊完了就呼呼大睡,李康的暴力解决方法是去未名湖溜一圈回来再睡,或者不睡,大哥就是静静等着我们声音消失以后才慢慢找到入睡的节奏。我们在社会学,在哲学了很多的道理,我们对人生有太多的理解,但是这些道理却很少真地决定我们怎么做,只会给我们这么做找到更多的理由。所以社会学家很少做错事,因为当他做错事了,他总能找到错误的道理来支持他(笑)。我跟大哥学到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所有的道理应该帮助改变我们自己,敢于承认我们的错误,然后使我们成为更好的人。

 

刚才看同学们做的田野日记的话剧,非常感动。我个人以研究理论为主,我也曾经去做过田野,田野对我是一个非常震撼的经历。就像46楼的宿舍一样,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历。如果没有这间宿舍中的经历,我们每个人也都可能会成为一个孤独的学者,但在这个宿舍里,我们挑战了彼此的见识,伤害了彼此的自尊,甚至最终改变了我们每个人的人生计划,改变了我们对人生的理解。就像你们的田野一样,生活并不只是一些道理,还有一些我们必须担当和直面的责任。我想我和大家一样,我今天穿的衣服和毕业的学生不一样,我已经毕业太久了,也不像在座的老师。我在这里永远是社会学的学生,我学到的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是一个孤独的学者,而首先是一个教师,是一个丈夫,是一个父亲,也是一个公民。如何能够担负这样的一个责任,不仅仅有学术中的无形的学院,还有一个个寝室,未来大家将会组建的家庭,即将进入的单位,这样的有形的学院。人生和田野的巨大差别,就在于人生不是一个实验,人生没有你旁观的地方,我们希望把我们从田野中学到的,把我们从书本中学到的,投入到我们唯一的人生当中。这是我从北大社会学学到的东西。

 

谢谢各位!

 

供稿:北大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