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事件与通知
事件与通知

杨小冬在社会学系毕业典礼上的致辞



我是学社会学的

——我是学社会学的。我永远不会只简单接受你的结论,我的社会参与有我自己的角度和态度。

杨小冬 2017.7.2

作者近照

 

首先,我很荣幸被邀请参加各位师弟师妹的毕业典礼!恭喜你们圆满完成学业!

我今天早上600 起床,穿上新熨的衬衣,赶早班机从上海飞北京,参北大社会学系2017年本科研究生毕业典礼。我被邀请代表毕业生发言寄语,这让我受宠若惊。在飞机里等到11:30终于被告知由于航空管制原因航班取消。完了!今天下午想说的话已经在脑子里排练了很多次了,只好尽早给晶晶老师电话表示遗憾。国鑫老师来电话问是否可以写成文字代读?当然!我欣然同意,一个半小时赶写发言稿,下午3:00是我的环节!

 

两周前晶晶老师微信我问是否可以让诗坚师姐(我太太,也是北大社会学系83级本科生)代表毕业生在大家的毕业典礼上讲话。诗坚由于她在贵州的学校项目实在脱不开。晶晶老师自然礼貌地问我:那师兄你有时间吗?不知师兄我是销售出身,销售的最大特点就是脸皮厚。立刻接受!

风华正茂的我们班同学

 

答应下来后自己深吸一口气反省:我一个素人,卖喇叭的商人,何德何才被邀请?论商业成功系里有当当网的李国庆,易车网的李斌,软银赛富的阎炎……

论做学问当官北大社会学系更是桃李满天下。莫非系里的老师就是想这次找个普通毕业生分享一下他的人生?让同学们有个看得见摸得着的案例?如此考虑我倒合格。

前排左一蓝格子男同学就是我

 

 我是1983年入校1987年毕业。入校半年就和同班同学谈恋爱,今年我们已经在一起33年了,有两个儿子。她叫肖诗坚,也是你们的同门师姐。过去8年她在贵州做田字格助学公益。今年毕业的咱们系博士生李虎也是田字格公益的田杆,担任了一年威宁田字格小学校长,期间兼做他博士论文田野调查。一个可爱聪明成熟有思想的小师弟。我和诗坚87年毕业分别被分配到国家体改委体改研究所和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所。1989年我们去了丹麦,学了一门只有500万人听得懂的语言,改了专业学了5年经济管理,临走生了一个孩子。1996年我们抱着5个月的孩子回了广州。当时我们已经32岁了,开始了第一份真正意义上的工作。今年是我们班的毕业30年庆。这周六全班同学还会在系里济济一堂。也许大学同班恋爱而且还能扛到现在是晶晶老师和国鑫老师邀请我们的理由?这倒不是很普遍。顺便,如果在的有大学同窗恋人,我特别祝福你们!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PL5Q3arB9nyN7OjGHdCcicQEWMC1e709bGzxNoTWhS0awQv6QA4rBncqCZ0k7jRu6wUicSk6CWEN0ok5za1P4ASQ/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

我们也毕业啦!后排遮住水塔的是我。

 

简单介绍了我的素人经历之后我要回到我今天演讲的主题。那就是我是学社会学的!。离开北大30年了,我是学社会学的这句话总是不由自主地流露成我的口头禅。

我老婆总嘲笑我:小冬,能不能不老告诉人你是学社会学的呀?”“你学个社会学有什么了不起的呀?

我也反省。反省我都在什么时候瑟我是学社会学的。总结下来在以下三种情景下我总会说我是学社会学的。 

01反省

 

我是学社会学的,我不发表意见谁发表,我不管谁管?各种社会事件我要评头品足,各种社会社区活动我要参与,无论生活在国内还是国外。我总是告诉自己,如果我一个学社会学的对这些社会现象都漠不关心,对我们自己生活的社区活动都不参与,对我们成长的社会都不努力施加影响,还有谁会参与?社会参与是我们学科的使命。 

02反省

 

我是学社会学的。我的社会参与有我们自己的角度和态度。我们永远挑刺儿,我们的学科要求我们看人要分析人承担的各种社会角色;社会学训练我们要戴上不同的眼镜看社会,看世界。我们永远拒绝人云亦云,我们总是提醒自己要接地气。对于我们来说,社会是一杯复杂的红酒。品尝她的复杂,我们其乐无穷。 

03反省

 

我是学社会学的。我永远不会只简单接受你的结论,不管你的政治立场意识形态,还是你手的权力与利益我需要认可你的方法。我们永远要问你的结论是怎么来的。你研究的方法目的动机和过程甚至比你的结论还重要。社会学思维的最根本一点就是我们要排除伪相关我们要找到真正的原因,要挖出背后的理由。

 

同学们,师弟师妹们,你们马上就要走出北大这座高傲的象牙塔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也一定会荆棘丛生。你们今后的30年一定会遇到很多你今天意想不到的事情。个人方面你们也许会失恋,离婚,失业,学术无建树,生意亏本,我们一样在异国他乡打拼,甚至会遇到比这些更艰难的困难死亡残疾……社会方面也许你会遇上金融经济危机再一次反右运动文革战争…… 

但是,不要忘了!你是学社会学的。你是北大社会学系毕业的。社会参与乐观批判注重科学方法论关注过程理性分析在北大社会学系被我们一起提倡,传承和发扬光大。如果有一天我们再遇上反右运动,我们一定会像我们的前辈费孝通潘光旦马寅初他们一样骄傲地发声,执着地理论,坦然地被打成右派。因为我们的学科---社会学,我们的母校---北大,教育我们必须发言,一定不放过任何一个百家争鸣的机会,哪怕前方是荆棘和陷阱。

 

同学们,社会学不仅是一门学科,她也是一种生活的理解和态度。她会让我们积极乐观地对待困难。在工作单位、在微信群里、在派对上、在饭桌上,只要有我们学社会学的,就不会冷场和枯燥,就会有另类的角度和看法,就会有欢笑和调侃。

 最后我祝愿你们健康幸福。恕我不祝愿你们成功。因为我们是学社会学的。健康幸福是有指标体系,是可以测量的,而成功没有标准。

 

谢谢!

 

小冬 

201772日星期日

作者简介:杨小冬,北京大学83级社会学系。

文中图片由作者提供。

封面图片摄影为孙立平,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曾在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执教。